九连真人:一鸣惊人,前途无量

摇滚天堂2019-09-15 13:59:15

热热闹闹的《乐队的夏天》马上就要播完了,对于外行或者看热闹的观众来说,他们可能会意外地“发现”原来在主流音乐圈之外还有这么多不错的乐队——比方像新裤子和刺猬这种其实都已经是十几二十年的老乐队了。

但对于中国摇滚圈来说,九连真人这支成立一年的新军,大概是这个夏天,甚至可以说是整个2019年的最大发现。

图1/9

九连真人在《乐队的夏天》首秀

虽然九连真人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跻身于第一季《乐队的夏天》最终的HOT 5,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没有第二期节目里一首《莫欺少年穷》的爆炸性表现,可能《乐队的夏天》的口碑也不会那么短时间里就从恶评如潮中翻转过来。

但是自从两个月之前九连真人的惊艳亮相至今,相关的媒体,包括很多公众号也为他们写过一些文章,但是却很少有人讲清楚,这样一支横空出世的乐队,在一张专辑都没有发行过的前提下,是怎么获得如此现象级成功的?

有人说他们像万能青年旅店(因为他们有小号);有人说他们是模仿五条人(因为他们的地域性民族色彩);还有人说他们是学习的生祥乐队(因为他们用客家话演唱)。

但在这些众说纷纭的观点背后,其实都不过是盲人摸象式的机械解读,或者试图将他们的音乐强行归类到某一个固定的框架里。

那么为什么九连真人如此值得人们期待呢?

图2/9

首先,对一支乐队的评价最终是要看作品的,所以有万青的同名专辑在前,我认为如今的九连真人,是绝对不足以和万青相提并论的。

但是从如今九连真人不多的几首作品,以及他们的改编作品来看,他们是一支具备非常高潜质的乐队,也就是说,目前来看,九连真人是一支上限很高的乐队。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们至少具有重塑雕像的权利这种级别的发展空间。

而他们是否能发行一张像万青的同名专辑那样可以“定义中国摇滚一个十年的作品”,这就要看他们未来的造化了。

图3/9

万能青年旅店同名专辑封面

而九连真人真正惊艳的地方是他们的现场。摇滚乐的终极魅力都来自现场,而对于绝大部分乐队来说,想要呈现一个合格的现场,都需要付出长久的努力和磨合,即使是强如万青,至今也时常在现场掉链子。这点上,九连真人从一开始就已经站在了一个非常高的下限上。

他们的现场有着超乎寻常的成熟,这绝对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样是好歌,大部分的乐队甚至都无法做到在现场把录音室专辑里的东西一比一地还原出来,更遑论感染现场的观众。

杨主播有幸在今年五月看过九连真人的第一次音乐节演出(当时他们已经录完了《乐队的夏天》,但是节目还未开播),当时就感叹这支新乐队的乐手成熟得不像话,同一个riff在阿龙的手下,每一遍都几乎一致,完全挑不出毛病来。

图4/9

九连真人吉他手阿龙

在演出的时候,阿龙还伴有大量的肢体动作,这样也完全不会造成演奏技巧的变形,这说明他本身的基本功是相当不错的(天赋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而在舞台感染力上,九连真人作为一支新乐队,已经远远地甩开了和他们的同龄人,甚至是比他们出道更早的一些乐队。

说实话,杨主播最近几年吹过好多支新生乐队,但是他们的现场能做到不让人失望就已经很不错了,例如假假條,他们的现场也就能还原个七八成而已。

很多人看现场比较少的,可能会不理解为什么像痛仰这样复读机式的音乐,却能给他们带来那么高的摇滚圈地位。其实你看切身体验过一次他们的现场就知道了,不看现场,你永远不知道痛仰的音乐有多大的魅力。

图5/9

痛仰在《乐队的夏天》决赛上

其次,九连真人的音乐基因。

很多人都试图把他们的音乐归类到某个固定的框框里,尤其是某些自称乐评人的家伙,但从目前对九连真人三个人音乐基因的追根溯源来说,我们应该看到,九连真人成功的原因很可能就来自他们各自迥异的音乐基因。

在乐队的三人里,吉他手阿龙是乐队的创作核心,但与某些乐评人的大放厥词相反的是,阿龙自己说过“大家拿我们对比林生祥,我的确喜欢他们,但我学习的乐队特别多,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事实上我猜他可能喜欢说唱都要多过生祥,在面对“为什么坚持客家话”这个问题上,他举的例子都是用四川话玩说唱的海尔兄弟。

而刺猬乐队的子健甚至从九连真人的音乐里听到了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呢!

图6/9

乐队的其他两人,小号及键盘手阿麦在玩摇滚乐队之前真正想玩的是管弦乐队,甚至对《乐队的夏天》里其他的乐队一个都不认识,可以想象他之前所接触的音乐启蒙和教育完全是Classic那一套的东西。

至于贝斯手万里,这位大哥是真正经历过中国摇滚历史的老摇滚人,而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显然会对金属乐有一些特殊的情节。

就这么三个完全不搭噶的乐手,凑在一起玩出来的东西,你要是能机械地归类到哪里固定的框架里面才是见了鬼了。

图7/9

最后,九连真人的所谓“客家文化”。某些乐评人会认为,如果九连真人坚持所谓的“客家文化”,他们的创作空间是很小的。因此也许他们能发行一张非常不错的概念专辑,但接下来就肯定会陷入创作枯竭。谬之大矣!

事实上,九连真人与其说是把他们的音乐放进了客家文化的框框里,不如说是他们主动的选择了客家文化的自我认同。

而这种自我认同,本身是不具有某种刻板的唯一性的。《莫欺少年穷》这个故事,放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区都是成立的。那个被亲戚看扁,发誓要出人头地的少年郎,可能来自东北,也可能来自贵州。

九连真人用客家话,只是因为他们是客家人,而他们的音乐所讲述的精神内核,则其实并没有什么文化隔阂。例如《招娣》这个讲述女孩子自信自立的故事,同样也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

图8/9

九连真人在女神合作赛上与VAVA合作

所以今天的九连真人讲述着一个发誓要出人头地的少年郎阿民的故事,将来这个少年郎或许还会长大,他会面临很多人都会面临的困难和故事,这其中还有很多的故事可以讲。

比方最新一期的《乐队的夏天》里,九连真人的这首《一浪》,其实就是讲述的他们的故乡经历了洪灾的袭击以后,他们用音乐来抒发自己不被灾难所击垮的斗志。

如果你认识到了他们创作的源动力,已经他们不是被动的把自己放入所谓“客家文化”,而是主动的面对自己“客家人”的身份认同这一点的话,你就会知道,他们的创作动力是源源不绝的。

图9/9

转眼间,《乐队的夏天》也快播完了。虽然很遗憾,这么一支优秀的年轻乐队没能站到最终HOT 5里,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们的成名也几乎成了最近差不多十年里中国摇滚圈里最奇迹式的成功。

在节目播出之前的预测文章里,我把九连真人放在了最值得期待乐队的第一名,在节目播完之后,我对他们的期待只有提高,没有降低。

不知道九连真人什么时候会发行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就目前的趋势来说,我几乎可以确定那一定是一张可以入选我的年度十大专辑——并且我推荐你们每个人都去买一张。

文:杨子虚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手机腾讯网立场。版权归自媒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为您推荐更多